天津市商务局

中文简体 | 中文繁體 | English | 移动门户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外资动态 > 使用外资 > 正文

2019年吸引外资机遇与挑战并重

信息来源:本网采编 【2019-01-23】

  近日,商务部公布了2018年1~12月全国吸收外资的情况。2018年,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60533家,同比增长69.8%;实际使用外资8856.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9%(折1349.7亿美元,同比增长3%)。其中,合同外资5000万美元以上大项目近1700个,同比增长23.3%,显示出外商对华投资信心不减。2018年12月当月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5830家,同比增长20.5%;实际使用外资金额923.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9%(折137.1亿美元,同比增长23.2%)。在全球跨国直接投资持续低迷、国际引资竞争日益加剧的背景下,2018年我国实际使用外资创历史新高,呈现稳中向好的态势,初步实现了“稳外资”目标。个中原因是什么?面临诸多不稳定因素,2019年,我国吸引外资又将面临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
  专家圆桌
  张菲商务部研究院外国投资研究所副主任
  宋清辉著名经济学家
  李大伟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夏先良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崔卫杰商务部研究院产业国际化战略研究所所长
  (排名不分先后)
  
  如何看待2018年我国实际使用外资创历史新高?
  张菲:2018年全球经济发展面临各种不确定性挑战,国际投资增长势头脆弱,中国实际使用外资8856.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0.9%(折1349.7亿美元,同比增长3%)。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在“稳外资”方面采取了以下措施:
  一是重视利用外资平台的制度创新。包括赋予自贸试验区改革创新自主权,提高贸易投资便利化和自由化水平;国家级开发区创新提升发展,加速了外资的产业集聚。
  二是大力优化营商环境,提升对外资的吸引力。2018年10月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显示,中国营商环境全球排名有飞跃性上升,从上年的第78位上升至第46位,营商环境显著改善。
  三是产业扩大开放,通过大大压缩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扩大了外商投资的行业领域,降低了外商投资门槛。
  四是依法治国,保护外商投资知识产权和外商在华合法权益。
  宋清辉:2018年全年吸引外资创历史新高,这些亮眼的数据是改革开放40周年取得的硕果之一,预计今年中国吸收外资有望继续保持增长。2018年外资创历史新高的原因主要在于两个方面:一是中国的营商环境进一步优化。中国为改善营商环境实施的改革创下年度纪录,营商环境全球排名升至第46位,比上年提升32位。二是中国进一步加强了对知识产权和外资在华合法权益的保护,使得他们无后顾之忧,敢于在中国大手笔投资。
  李大伟:扩大开放对促进外资流入的积极作用十分明显。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利用外资整体上仍然表现出流入高技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态势。2018年前三季度,流入专用设备制造业、通信设备和计算机制造业的FDI分别同比增长20%和50%,带动制造业利用外资同比增长13%,扭转了制造业利用外资逐年下滑的趋势。服务业方面,以总部经济为代表的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成为利用外资增长的重点,特别是2018年三季度该行业利用外资同比增长84%,显示出外资企业日益重视我国市场。外资企业更积极建设财务、清算、决策等业务中心。
  夏先良:2018年中国吸引外资在2017年增长的情况下再次出现增长,创历史新高,与国家出台了很多吸引外资政策分不开。依靠着日益优化的营商环境和开放政策,中国吸引了很多外国投资者,也留住了不少对中国市场犹豫的外资企业。
  与此同时,全球保护主义抬头,不少国家针对外国投资政策收紧。我国相比其他国家有着更加开放的态度和更优厚的外资政策,也吸引了一些外国投资的回流。
  崔卫杰:吸引外资一系列亮眼的数据说明了外国投资者对中国的投资信心在不断增强,中国吸引外资的竞争力在不断提高,中国仍然是外国投资者重要的投资目的地。
  取得这些成绩,主要原因包括:
  一是经济运行态势良好,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按照推动高质量发展要求,我国经济保持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
  二是得益于我国的利用外资促进政策,比如国务院出台的23条利用外资政策。
  三是得益于我国营商环境的大幅改善,2018年,我国在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中的排名从第78位上升至第46位。
  
  2019年,我国吸收利用外资的趋势如何?机遇和挑战又是什么?
  张菲:2019年受中美贸易摩擦及其他不确定因素影响,中国吸收外资仍然面临较大的压力和挑战,但是随着中国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制度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进一步落地实施,以及自贸试验区、自贸港、开发区等创新发展,中国各地营商环境的持续优化,中国国内市场和消费潜力的释放,以及各级政府对招商引资工作的高度重视,未来中国利用外资还有望保持一定的增长。
  需要强调的是外资工作的重点不仅是外资规模数量的增长,更重要的是外商投资质量效益的提升。对此,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领域要从过去以传统产业和价值链中低端环节为主,转向现代农业、先进制造业、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现代服务业、战略新兴产业和价值链高端环节。要鼓励外商投资地区性总部、研发中心、采购中心、财务管理中心等功能性机构;各地要重点引进本地产业链中“瓶颈”产业、“带动力强”的产业,以带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宋清辉:“稳外资”是2019年经济工作的重要工作之一,在继续实施外资促进行动计划方面,将包括允许更多领域外资独资经营、放宽市场准入等。与此同时,受中美经贸摩擦以及其他不确定因素的影响,2019年我国吸收外资可能面临较大的压力和挑战。但在我国进一步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大力推进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制度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落地实施的背景下,今年在吸收利用外资方面的机遇大于挑战。
  我认为,我国会将吸收外资工作的重点放在提高外商投资质量方面,而不仅是外资规模的增长。对提高外商投资质量方面的建议主要有三方面:一是亟需转变政府管理外资的方式,真正要做到“法无禁止即可为”;二是多出台一些鼓励外资积极性的政策,同时逐步减少对于外商投资的限制。此举无疑能够加快中国经济总量增长,也能倒逼外商投资的质量得到进一步提高;三是敢于接受一些有优秀环保技术的外资,进入到我国的高污染、高能耗的行业,以便让外资企业先进的经验和技术对我国同领域里的内地企业起到推动作用。
  李大伟:随着我国对外开放政策效力的进一步释放,预计2019年我国利用外资规模有望实现5%~10%的增速,重点将流向汽车、通用设备、专用设备、商务服务等领域。
  当前,我国营商环境的改善和部分领域开放程度的大幅提高在短期内能够有效地吸引新增外资流入。但与此同时,在纺织服装、家电乃至电子等领域,受中美贸易摩擦、劳动力成本上升、综合成本优势下降等因素影响,相当一部分外资企业经营困难加剧。传统产业向东南亚、南亚、非洲等地转移的趋势明显上升。
  2018年以来,我国大幅扩大了汽车、船舶、金融等行业的市场准入范围,为诸多跨国公司提供了巨大的市场,但从中长期看,这种政策红利势必会逐渐减弱。我国保持全球最优投资目的地之一的地位仍然要依靠优良的营商环境、相对有竞争力的营商成本、完善的配套产业、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等综合竞争优势。
  夏先良:2019年吸收利用外资的挑战或将更大。2018年以来,由于中美贸易摩擦,一些出口目的地为美国的外资企业受到影响。如果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没有达成有效的贸易协议,在这种情况下,不排除有不少外资企业会处于观望态势。
  崔卫杰:2019年预计我国吸收外资仍将保持总体稳定。
  机遇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我国经济将继续保持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态势,国内市场的巨大潜力正在逐步释放,为我国利用外资提供了良好的环境。二是我国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允许更多领域实行独资经营,为我国扩大利用外资提供了更多机遇。三是外资管理制度不断完善,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保护外商在华合法权益特别是知识产权,为外资发展提供了更好的营商环境。
  挑战主要是:我国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复杂严峻,国际引资竞争可能进一步加剧。

  2019年,商务部将继续实施外资促进行动计划,努力“稳外资”。在“稳外资”方面,应采取哪些措施?
  张菲:一是继续扩大行业开放,特别是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的开放。
  二是保护外商在华投资合法权益,重点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三是继续大力优化营商环境。优化营商环境就是解放生产力,就是提高我国招商引资的国际竞争力。在这一方面要做到内外资一视同仁。在外资参与市场公平竞争方面,修改相关部门法律法规,改革市场准入制度,破除不合理的条条框框限制,彻底改变外商投资中的“大门开了小门不开”“准入不准营”问题。加大对知识产权侵权的惩罚力度,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建立健全各地外商投资企业投诉工作机制。
  宋清辉:“稳外资”可以采取三个方面的措施:一是继续扩大开放领域、放宽市场准入、改善营商环境等;二是健全“稳外资”相关政策,例如从市场准入、减税降费,到用地、用气、用工等政策红包的兑现方面,一定要及时和有效;三是面对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应该持续加码开放政策,积极采取外商投资重大项目落地、鼓励扩大外商投资范围以及大力保护知识产权等一系列开放措施。
  李大伟:一方面,要从细微处持续优化营商环境以稳定外资。加快推进各地区对具体营商环境问题的梳理工作,使相关改革更加有的放矢。在签证、员工住房、购车、子女教育等领域加大政策创新力度,为外资企业解决实际问题。以国家级开发区为重点,探索在新增投资的建筑施工许可、消防、安全等领域推广实施自贸试验区的事前承诺制政策,对“零增加面积”技术改造投资探索采取备案制,缩短企业项目建设时间。
  另一方面要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一是切实落实《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2018版)》中公布的扩大汽车、船舶等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有关措施,有效提升利用外资综合质量。二是尽快减少教育、医疗两个领域对外资的股比限制,探索进一步放开农作物新品种选育、演出场所、娱乐场所等领域的外资股比和业务范围限制。三是在维护信息安全的前提下有效扩大电信业对外开放,探索逐步放宽外资企业从事大数据、云计算等业务的限制。
  夏先良:一方面,政府可以加大减税降费工作力度。虽然这项工作将对各级政府的财政造成一定的压力,但对外资企业有不小的吸引力。减税降费将使得企业的生产成本降低,提升企业的盈利空间。
  另一方面,政府要学会“放手”。制度上的限制要适当放开,尤其是一些可以让外资发挥更大作用的行业,比如养老、医疗等领域。值得注意的是,在开放的过程中,政府要明白自身需要的是什么,更要在开放的过程中加强监管,在合法合规的程度上实行最大限度的开放。
  崔卫杰:之所以提“稳”,是因为我国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特别是在全球外资大幅下滑的背景下,努力保持我国吸收外资总体稳定。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显示,全球外国直接投资(FDI)在2018年上半年大幅下降了41%,从2017年上半年的8000亿美元下降至4700亿美元。发达国家FDI流入量急剧下降69%,约为1350亿美元。其中,美国FDI流入下降了73%,为460亿美元。
  可以采取的措施有:一是进一步放宽外资准入,继续缩减“负面清单”,降低外资股比、业务范围、资质要求等准入门槛,允许更多领域独资经营;二是加大引资力度,落实国家利用外资的有关政策,推动重大项目落地;三是打造引资新高地,进一步赋予12个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推动上海自贸试验区新片区扩容,探索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四是推动新外资法尽早出台,进一步改善国内营商环境。